热门搜索: 极速赛车开奖结果

一群工科男的疯狂赛车

时间:2018-08-28 09:58 文章来源:未知 作者:极速赛车 点击次数:

  越影,古代良马的名字,传说中能逐日而行。今天,合肥工业大学的一群大学生用它来为自己的赛车命名。

  合肥工业大学自行设计、制造的燃油赛车“越影”已经发展到第4代,在它身上,碳纤维独立悬架降低了车重,空气动力学套件鼻翼尾翼使整车百公里加速时间仅4.5秒……今年,该校又组建了“云电”队,作为纯电动方程式赛车,“云电”具备强劲稳定的动力系统和轻便高效的传动系统,4个小时就可以充满电,满电状态下能跑25公里,最高时速可达136公里……

  谈起新赛车的性能和各项指标,“越影”副队长陈定平和“云电”的队长汪永嘉如数家珍。他们分别在该校汽车与机械工程学院就读大四与研三。如此风驰电掣的两款赛车,正是出自这群酷爱汽车的“工科男”之手。几天之后,他们将和队友携带这两款赛车,参加在湖北举行的第四届中国大学生方程式汽车大赛(简称“中国FSAE”)。

  自2010年,国内举办首届“FSAE”以来,合肥工业大学连续参加了3届比赛,每年都有奖项斩获。作为车队指导老师,机械与汽车工程学院党委书记张代胜说:“整个比赛过程,我们的教师参与的并不多,基本上是由学生独立自主完成。”

  今年已经大四的陈定平继续参加了“越影”四代的研发,“还有四五个月才能离校,希望下一代主力快点培养出来。”

  作为两代车队的主力,陈定平之所以还赖在车队,完全是因为对赛车的热爱。从小就喜欢做模型的他,现在宿舍里还有一大堆飞机、塔吊、挖掘机模型等。

  第一次把BP机拆得七零八碎时,陈定平感觉特别神奇,整整把玩了一年。父母非常鼓励他,专门给他弄了一个很大的书桌,“做发明”。

  小时候家庭条件有限,陈定平跟各个废品回收站的老板都很熟,经常淘东西,搜集一些零件,做成塔吊、潜水艇的模型。

  十几岁的时候,陈定平和同龄人一样接触到了四驱车。但他不只是让车跑跑而已,而是亲自动手改造四驱车。他把线圈重新绕一下,增大转速;耗电量增大了,他又拆了复读机的电源,把电池容量加大。

  就这样,他与汽车结下不解之缘。“当初报考机械与汽车工程学院,就是冲着汽车来的。”

 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。陈定平的队友中,很多人都是从初中、高中就开始玩模型车。因为爱车,他们高考时义无反顾地填报了与汽车相关的专业。“有一个队友喜欢摩托车,拿一张照片给他看,光看轮子就知道这个车是什么牌子、哪个国家产的。”

  在队员曾瑞悦看来:“在车队能学到很实用的知识和技能,对学习是有促进作用的,被冲突掉的上课时间完全可以通过自习来弥补”。

  不过,玩赛车的确要耗费一定的时间。为此,队员们只能“榨尽”课余和假期时间。临近比赛的调试阶段,队员需要经常跟车外出练习,也会向老师请假。

  “白天人来不齐,各个部分配合不好,晚上大家越干越有激情。”陈定平回忆,为了做“越影”四代,队友们今年熬了十几个通宵。

  “夜里三四点的时候出去吃点夜宵,趁着月光看着星星,也别有一番风味。”他笑着说,“这就是所谓 仰望星空,脚踏实地 吧。”

  一间并不大的平房里,墙上挂满了各式分类并标记的工具,一半的空间里堆放着板材、切割机等用具,剩下的位置停放着令人炫目的“越影”赛车。车队的几个同学正围着它比划、测试,另一拨人围坐在一张桌子前热烈地讨论。这是合肥工业大学汽车与机械工程学院实验室里最常见的场景。

  参加“FSAE”比赛,各车队要按照赛事规则和赛车制造标准,在一年的时间内自行设计和制造出一辆在加速、制动、操控性等方面具有优异表现的小型单人座休闲赛车,从而成功完成全部或部分赛事。

  不少车队都经历了类似的过程:“天马行空的幻想、大脑一片空白的开始、兴奋的初步设计、激烈的争执、毫无方向的采购和加工、无可奈何的妥协、令人抓狂的一次次返工、绞尽脑汁地解决难题。”

  在长达10个月的生产周期里,队员们必须分工协作,完成设计、绘图、零件加工、装配等流程。“装配之后要进行严格细致的检查,包括每一个螺栓、螺母、垫片等,都要考虑进去。”据陈定平介绍,装配时发现设计出了问题,返工是家常便饭。

  赛车组装完毕之后,还要拿出两到三个月的时间来试车。测试内容主要是零件的强度、稳定性。“就是不断地开,把车子开坏,这是最关键的环节。”

  “调试期开坏了,就说明有零件不可靠,比赛时它们很可能会坏掉,并且会带来危险。”陈定平至今还记得,去年比赛时,“越影”三代由于发动机没点着火,导致无法参赛其中一个项目。“很多老队员没有下一次机会了,就坐在边上,拿着手机一句话不说,啪嗒啪嗒掉眼泪。”

  “问题是线路脱焊,接触不良,水没有冷却,发动机温度过高点不着。”陈定平分析道,“这就是为什么要练车的原因。”

  “这项比赛所涉及的环节非常全面,整个流程就和企业开发一款新车一样。”据张代胜介绍,队员们设计新车时还要进行市场调查,并且针对“客户”需求作出营销报告。

  “平均一台车要花去30万元的费用,主要用来购买发动机、零配件、相关材料以及参赛费用,这笔钱主要来源于学校的大学生创新科研经费。”据他介绍,队员们必须做好成本分析,合理地使用经费。“他们还可以通过外联和推广,向汽车企业拉赞助,解决日常费用以及训练场地等问题。”

  “我们的队员有30多人,摊到每个学生头上的费用达到1万元。”据他介绍,目前该赛事暂时不能全面铺开,因而有兴趣的学生必须通过选拔才能加入。“一旦经过一个赛期的锤炼,他们的综合能力将再度提升。”

  所有的赛车运动都充满冒险与刺激,这也是该运动魅力之所在。从造车到试车,甚至车辆运输途中,都充满风险。队员们要做的就是通过技术和管理,将事故发生的概率降至最低。

  “今年在第四代 越影 的测试过程中,出现了很多问题。”陈定平说,“悬架断过两次,发动机也出过很多问题,转向系统、制动,每个部分都会出现问题。”

  如何避免这些问题的发生呢?首先在设计的环节上,车队就把工作做得比较细。一是材料的选择,要考虑强度和安全的关系;二是结构设计,大赛规则中在安全方面有很详细的说明;三是工艺性,加工严格把关,确保强度等要求。

  它要求赛车手在发生紧急状况时,能在5秒内从车内跳出来。由于车手身上系了安全带,前面有方向盘,跳出来非常不方便。后来的设计是,方向盘是可拆卸的,车手把方向盘下按,保险带一拔,整个人就径直跳出来了。

  “比如上次悬架断了的那次,刹车之后大概只有3秒,车手就跳了出来。”陈定平说。

  类似零件起火、电路被烧、车轮脱落这样的问题常见却容易解决,但是也有些问题一旦发生,会让整个车队前功尽弃。

  据陈定平介绍,在去年的大学生方程式汽车大赛中,一辆赛车在运输途中起火,导致一辆油车和一辆电车烧毁。“车子毁了,无法参赛,这对车队来说是个巨大的打击。”

  相较油车,由电机提供动力的电车,更容易短路引发触电或者火灾。为此,汪永嘉所在的“云电”车队里就专门有一个电气工程学院的同学负责电路安全,此外还有一位老师配合指导。

  “为了确保安全,今年参赛我们会自己雇一辆卡车,由同学看护,运输途中所有线路全部断开,把危险降到最低。”汪永嘉说。

  做赛车难,开赛车同样不容易。“越影”车队现有6个赛车手,4个是正式车手。根据赛程的难易程度,技术较好的两个车手跑耐力赛,另外两个跑“八字绕环”等短程赛,此外,还有两个预备车手。

  所有赛车手都是从队员中选拔,他们不仅得会造车,还要会开车。车手须具有国家机动车C1驾驶证,之后参与车队精心安排的一系列培训,再参加选拔。

  除了要“持照”,车队更看重赛车手的硬实力。当然,为了减轻车身重量和整车负担,车手还不能太胖、太高。

极速赛车官网

    热门排行